推理小說.jpg  
作者: 秦 建日子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07/09/03

[內容簡介]

不公平的人是誰?
日本銷售突破56萬冊
日劇、電影《Unfair》(非關正義)原著

《推理小說》向推理小說讀者挑釁!!

繼橫溝正史的《偵探小說》、都筑道夫的《以奇幻小說為書名的奇幻小說》、三枝和子的《戀愛小說》,又一以小說類型名稱作為書名之作。

HERO、東大特訓班、救命病棟24時(2)編劇;最受矚目的作家--秦建日子,最讓人驚愕的出道作!

要想阻止案件繼續下去,就來競標這部小說接下來的部份!

沒有什麼比「推理小說」還無聊的小說了,犯人一定查得出來是誰,公平地安插讓人驚訝的案情。

但我要宣告這部小說裡的所有伏筆不一定會全部明朗化,
我要你們為我所信奉的真實性及原創性,付出高得嚇人的代價。

屍體要幾具才好?首先得從這裡開始構思。
往往是既無害也無益的陳腐書籍成為暢銷書!
推理小說一定要公平?真實感到底是什麼?
明天將有兩條人命犧牲,以喚醒我的才能

(以上來自博客來)


N年前還是學生時代看過的一本書,爛的令我印象深刻,多年過去也忘了爛在哪,這禮拜六因故被迫困在市立圖書館一整天,居然又讓我瞧到了這本書,剛好可以拿來做文章衝點篇數,順便複習一下為何當初這本書會令我如此感到不悅。

相信不只是我,很多人對本書的第一印象,蠻有意思的書名,無論是正面支持或反向諷刺推理文學,都好似作者是個獨霸一方的權威,這種狂妄的道理就像斷水流大師兄,不屑的語氣、淫賤的表情,當面羞辱在場的各位都是垃圾一樣,事實上就本書的結果論來講,作者對於推理文學既存的規則與俗套充滿憤世嫉俗,所以此書一出,真能打臉所有的推理作家,取笑所有的推理書迷嗎?

因此,這本書是有預設前提的,成功與否取決於推翻推理文學的流於形式,先不談成功多少(從一開始我就說很爛,隨便猜也知道結果),先稍微了解一下本書的出身背景,作者別說是推理小說界,就連小說界也名不見經傳,何許人也能出來寫這麼霸氣的題目,原來這傢伙是許多「知名」日劇,如"Hero"跟"東大特訓班",講到這個就有點好笑,若非書中作者簡介,誰會去管日劇的編劇是哪位,"Hero"誰的印象不是只有木村拓哉跟松隆子,而且還只是其中一季的編劇,"東大特訓班"就更好笑了,這不是漫畫改編的東西嗎?編劇的責任就只是越改越糟而已,這種東西也敢拿出來說嘴,別鬧了吧大佬。

從結果論來看,作者的意圖當然是失敗的,否則作者就不會到今天還是這樣默默無名,甚至我覺得將成為推理小說界的笑話,對於會去找本書來看的讀者,如我就只是想知道,本書將會以怎樣的形式或方法,挑戰整個推理小說界,不置可否地,本書依舊選擇以一個推理小說常見的形式,有駭世驚俗的殺人事件,有體力無上限的硬漢刑警偵探,也有心思縝密的幕後真兇,就故事情節上與一般推理小說並沒有太大的差別。

而對於"推理小說"的挑戰,來自於書中安排的腳色,暢銷卻式微過氣的推理作家與二流出版商的責任編輯,穿插關於推理小說過度規則化的敘述,諸如兇手一定是看起來最不可能但舉足輕重的腳色,偵探必定不能是兇手,兇手可以講了整本的謊話,但在某關鍵時刻的陳述必定是真話...等等,字裡行間多所嘲諷,再透過殺人兇手激烈的行為,甚至將殺人預告寫成小說,昭告天下希望警方媒體競標以防範犯罪。

餅畫的很大,尤其是訴諸媒體放送犯罪行為這種辛辣的情節,就寫小說的術語而言,稱之為衝突,衝突是製造高潮、刺激讀者的重要元素,本書確實在故事情節上是積極製造衝突,在對話上也盡量務求趣味性,尤其是許多小說寫作教科書中引以為誡的視角觀點原則,本書可說是徹底犯規,不僅是大量的視角與場景轉換,還隨時可以從第三人稱觀點變成第一人稱揣摩心理狀態的描述,不過說來也挺強的,作者平易近人的敘述風格還不至於令讀者看的霧煞煞,當然你也可以說,主要腳色不多,情節大眾化,想混淆視聽也很難。

整本書我大概花了不到兩個小時就看完,從來不用往回翻頁回顧的推理小說,我還是第一次看過,簡單易讀算是本書的最大特點,簡單到甚至連"推理要在晚餐後"都望塵莫及。

無庸置疑地,作者在劇本方面是有他的專業存在,問題是今天我們看的是一本小說,小說與劇本不同的地方在於,劇本是在有影像方面加持下的複合式產物,換句話說人物魅力是可以掩蓋劇本的深度不足,如果說"推理小說"乃至於日劇"非關正義",我認為是不錯看的,完全的影像化敘事風格,它有高潮迭起的突發事件,有硬漢女刑警雪平夏見與孤傲編輯瀨崎一郎兩位形象深刻鮮明的男女主角,也有豐富趣味的對話,問題是這本小說的初衷呢?說好的要打臉推理小說,結果只是一部跟"Hero"近似的造神肥皂劇。

曾經,東野圭吾寫出了"名偵探的守則"這部經典,儘管旨在嘲諷推理文學特有的一些現象,除了也是充滿幽默與趣味外,更重要的是從中可以感覺得到,東野圭吾絕對是有料的,除了描寫方式很有梗以外,很多就推理小說文化的嘲諷角度是必須具有一定的該領域文學涵養才寫的出來的,更何況某些章節的詭計,放到正式本使用都很夠格。

舉這個例子是要表達,想嘲諷特定文學,那你得必須在該領域達到足夠的高度,這比寫特定文學是更高層次的事情。

回歸正題,我之所以非常不喜歡這本"推理小說",不僅僅是因為他寫出來的東西根本就不是推理小說,別說連半點詭計都稱不上,甚至最後連細節都草草帶過,然後再扯他就是想嘲諷推理小說,這部小說表示最大質疑推理文學的點在於,真實性與公平性,書裡的幾行話看來就非常嗆。

沒有比“推理小說”更無聊的小說了。
為什麼?因為從開始讀的時候起就已經可以猜出結局了。
肯定能破案。
肯定能找出凶手。
而且,真正的凶手肯定一開始就登場了,肯定是個很重要的角色。
伏筆總是讓人感覺到是特意的安排,只要是稍能讀些書的人一定能從這一伏筆中推測出真相。
第一個登場的可疑人物總是用於“誤導”讀者的符號,總是變成第二起、第三起凶殺案的受害者。
讀者們一般都很保守,總是希望作家恪守“公平”。他們說“讓我們在公平中欣賞作品”、“讓我們在公平中發現驚奇”。
讀者希望看到的總是意料中的“出乎意料的大逆轉”,與此同時,卻說一切必須是“真實”的

於是,本書作者基於以上幾點論述,再利用書中兇手創作他心目中所謂的真實情況,然而表達出來的東西不僅也沒走出推理小說的框架,更令人覺得只是在替自己寫出來的三流作品找藉口,寫不出詭計就說為什麼殺人一定要帶有詭計,就是要讓你往被害者有共通性這點去鑽死胡同、讓你以為殺人有什麼目的性,其實什麼屁都沒有,再者,這樣質疑推理小說的真實性,根本一點意義也沒有,照作者的邏輯,所有的虛構小說大概都可以拿來揶揄一番了。

一樣格式,武俠小說不就同樣也是個屁?

沒有比“武俠小說”更無聊的小說了。
為什麼?因為從開始讀的時候起就已經可以猜出過程了。
肯定有反派。
肯定有絕世武功、武林高手。
而且,主角肯定一開始是個肉咖,也肯定後來會變絕世高手(當然,鹿鼎記除外)。
歷史人物總是讓人感覺到是特意的安排,只要是稍能讀些書的人一定能從歷史人物推測出年代。
德高望重之人總是深藏不可告人的秘密,總是會引發牽扯多年的恩怨情仇。
    
掰不下去了,如果都用這樣的想法去看待所有的虛構小說,那豈不自討無趣,端看書中選擇的所有嘲諷點,不像是個看過許多推理小說的文學家,反而像是個只看過金田一、柯南等少年漫畫的宅宅小朋友,因為小部份推理小說不符現實的特點,就等不及跳出來嘲笑推理迷們,你們怎麼會看這種偵探根本就衰神一樣的怪異文學。

其實,對於書的看法,我是不會用如此嚴厲的言論去批評,畢竟在自己能夠寫出更優秀的作品之前,自己是沒有什麼資格去批評別人作品的好壞,頂多只能主觀表示好不好看,但這本狗眼看人低的偽"推理小說",打從標語就用聳動的字眼去欺上瞞下,無聊當有趣,令身為推理迷的本人極度不齒,如果有看過本書的話,最後一章的標題表示,整本書其實根本在搞笑,自己都覺得心虛的東西,我就不知道還有什麼看下去的價值。

    全站熱搜

    LittleD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