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夏洛克.福爾摩斯.jpg  

作者: 柳廣司

出版社:獨步文化

出版日期:2013/08/29


[內容簡介]

        夏目漱石X約翰.華生!?
  推理小說史上最出人意料的組合。
  一切都從一封發信者不明的電報「夏目發瘋--」開始……
  讓大文豪與名偵探的助手在霧都倫敦捲入一場密室殺人,
  展開一段最不可思議的大冒險。

  一九○二年九月.倫敦

  某日貝克街221號B座來了一名奇妙的訪客,
  一名遠從東洋島國日本前來倫敦留學的留學生夏目。
  他居然自以為是名震霧都的名偵探--夏洛克.福爾摩斯,
  大搖大擺地坐上了福爾摩斯的椅子,開始了一連串驚人的推理。

  對此光景目瞪口呆的華生,卻接到了遠赴蘇格蘭的正牌福爾摩斯的聯絡,
  希望他將夏目當成「福爾摩斯」。華生無奈之餘,便和夏目展開了同居生活。

  這時恰好歐洲最有名的靈媒在知名飯店舉行了降靈會,
  華生和夏目也參加了這場活動,
  沒想到竟然親眼目睹靈媒被殺害的場面。
  自認為是福爾摩斯的夏目當然義不容辭地站出來要解決這個案件,
  結果夏目的走調推理把事情弄得更加複雜,甚至差點惹來殺身之禍。

  被迫當上夏目保母的華生,
  該如何在沒有福爾摩斯的幫助之下,
  度過這個難關呢?

(以上來自博客來)

 

一段時間沒跟大家分享讀書心得了,今天就來介紹個兩本書給大家瞧瞧。第一本咧是某天我心血來潮,查了一下去年度我們這邊圖書館,語文類的書借閱次數排名,發現了這本《我是夏洛克福爾摩斯》居然高居小說類的榜首。

借書一向沒什麼想法,不過這次我倒是挺好奇,本書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魅力。

在介紹本書之前,先來聊一點作者的來歷。柳廣司,在台灣知名度並不算高的作家,但是其另外一部系列作─D機關,因為有電影,可能就比較有人聽過。從其作品風格可知,雖然其第一部創作在2001年才問世,在日本各推理名家當中,算是新銳作家,但從其扎實的歷史考據與融合的功夫,假以時日,絕對夠格擠進名家之列。

沒辦法,我對作者也不是很熟,所以只能大概告知其風格,讓大家參考一下。

《我是夏洛克福爾摩斯》顧名思義,是一部與大家耳熟能詳、柯南道爾的《福爾摩斯探案》相關的作品,至於怎麼相關呢?我來跟大家說個趣味軼事,當年柯南道爾因為不想再寫福爾摩斯的小說,於是安排他在《最後一案》與死敵莫里亞蒂教授殉情(誤?),但是因為不敵書迷們的不滿,於是後來又讓福爾摩斯在《空屋》中復活豋場,獲得滿堂彩。

顯然,福爾摩斯已活在大家的心中,甚至我小時候還真以為歷史上真有其人。然而,福爾摩斯可以永遠活在十九世紀末,就跟櫻木花道一樣,一個高一可以讀個十年還讀不完,問題是柯南道爾已經回老家賣鹹鴨蛋了。於是,許多名作家便紛紛出來寫仿作,致敬也好自爽也好,總之就是一種瞻仰。

以作家自己的名義請神進入小說的世界,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你必須對福爾摩斯的創作有相當程度的考究,否則畫虎不成反類犬,反而會適得其反,就像每個人都可以模仿周星馳,但不可能都能成為喜劇之王。

還有一個更大的問題來了,那就是......小弟我連一本福爾摩斯都沒看過啊~~~~~~

不要問我為什麼不想看,有可能是時代的包袱、過多古早人哲學式的字眼、不喜歡短篇......等等等。總之,我可能會去看,直到哪天我沒有別的書可以看的時候吧。

但是,柳廣司的這本《我是夏洛克福爾摩斯》卻是一本很有趣的致敬之作,它不像其他人直接邀請福爾摩斯擔任自己作品的主角,而是讓一個日本留學生─夏目,莫名奇妙地自稱是福爾摩斯,在福爾摩斯的時代與福爾摩斯的好友們,在那種氛圍下發生的一連串趣事。

很快地,我們已經看到第一個謎題,也可以說本書最大的謎題。這個自稱是福爾摩斯的日本人夏目,他的來歷到底是什麼,他又為什麼要這樣稱自己是福爾摩斯。發瘋?假扮?作者捏造的平行時空?種種的猜測將會不斷環繞在讀者腦海中。

我可以給大家一個提示,作者很喜歡夏目漱石。

所以說,這個夏目將會取代福爾摩斯成為本書的偵探囉?實際上不僅沒有,還引發許多很有趣的笑料,連我這笑點高的人都不禁會心一笑。偵探小說最常出現的橋段就是摸骨神算,從一點小細節的觀察道出一個人的來歷與生活習慣。本書就讓夏目在一開始也來了這麼一段,一連串對於來訪者的推理彷彿煞有其事,華生醫生在一旁也頻頻點頭稱是,然而實際上心中卻OS:「完全沒有一件事情講得是對的」的時候,連我都笑了出來。蠻有趣的一段敘述。

然而,如果你覺得這是一本日本人自嘲的小說,那好像就想得有點太簡單了。自嘲與幽默是一定有的,但更重要的是本書在福爾摩斯文學、當時歷史文化的考究,感覺得出作者在這方面具有相當深的造詣。雖然這就是我說的,不喜歡歷史包袱,而讓我讀來頗為辛苦,但既然選擇了這樣的題材,不寫點這樣的東西就顯得有失水準。

十九世紀的英國人們,愛好歌劇,談吐甚至三句不離台詞;迷信女巫,因而發生降靈會命案;自傲的種族意識、貴族階級制度,最終在作者安插進日本留學生夏目之下,產生莫大的化學變化。因此,這本書在命案之後,給予我們更多的啟示是,對於古代英國社會文化的批判與嘲諷,甚至感覺得出來,柳廣司其實對柯南道爾也是多所批評(因某事受封)。

當然,本書還是有命案的,寫了這麼多還沒提到的原因是,讀者可能會因為過度沉浸在在這樣的時代氛圍而忘了命案的存在。在通靈會的現場,所有人皆手指勾著手指,在一場昏暗之後,有人被殺。謎題難度不高,但仍須有一點點想法,但比起這個,意外的是真相果然還是要「那個人」解答啊。

個人覺得是一部作者對於時代與主題的想法大於解謎的作品,對於熟識福爾摩斯或是想認識福爾摩斯的讀者,是還蠻值得推薦一看。

    全站熱搜

    LittleD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